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明末之虎 > 第九百二十九章 身死名灭,不亦宜乎

第九百二十九章 身死名灭,不亦宜乎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豪格被田威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良久无言,最终却还是长叹道:“田镇长,休要多言,豪格还是那句话,日暮途穷,安可回头。眼下,就让你我两军,好生对战厮杀一番,生死皆命!”
  田威见他这般死硬,不禁一声苦笑,率先拔马回阵。
  豪格亦缓缓拔马转身,他一回头,两道森寒的目光,有如刀子一般,直直扎在杨善脸上,吓得杨善又是浑身一抖。
  不过,豪格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冷冷下令道:“杨善,你且去后军之处,统领一众辅兵,这场战斗,就不要参与了。”
  闻得此言,杨善又是浑身一颤,他心虚地望向豪格,只见他表情复杂,却不知道,他到底有没有看穿自已的心思。
  只不过,现在的他,只得应喏一声,便与那数名唐军假扮的护卫,一道往后阵而去,心下却是莫名后悔。
  唉,可惜了,本来自已可以早点下手除掉豪格的,却又一心指望那田威能阵前劝他归降,以致错失良机。
  现在之计,也能行一步是一步了。
  豪格见杨善等人行远,亦调转马头,转身便欲奔向阵后,就在这时,在他身后,响起了嘹亮的海螺号声。
  豪格内心一凛,下意识地回头,却发现,那祖大寿早已撤走得无影无踪,而那唐军前排的近六千名火铳手,已然个个枪铳抵脸,觑眼瞄准,作好了射击准备。
  豪格心下暗道一声不好,几乎出于本能,随时拔马便朝后阵冲去。
  几乎在与此同时,从他身后,遥遥传来一声喝令,紧接着,密如爆豆般连绵的火铳打放声,迅速传入了他的耳膜。
  “砰砰砰砰!……”
  六千杆火铳,有五千五百多杆打响,上下两排乌洞洞的枪口,齐齐喷出鲜红余焰。那一齐飘飞的焰口,有如两条长长的鲜红绸带,更宛如地狱之火一般,有种令人心悸的致命美丽。
  大团大团呛鼻的白色硝烟涌起,五千五百多颗细小的三钱重铅弹,有如一齐扑飞而去的死亡蜂群,发出轻微而欢快的鸣叫,向对面的清军猛扑而去。
  呼啸而来的死亡蜂群,啾啾地狞笑着,迅速钻入对面的清军士兵身体之中。
  最前排的军兵,立刻有许多人身上,有如变戏法一样,绽放出了朵朵血花,被击中的人,就象突被重锤猛击了一样,仰面倒栽而下。
  虽然豪格已作防备,手下军兵业已散开阵型,并且多备大盾防护,但唐军这番没有准确性的密集射击,依然造成了相当可怕的杀伤效果。
  毕竟,五千五百杆火铳成功打放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  至少有四百余名军兵,被唐军当场杀死杀伤,倒地未死的伤兵,大声惨叫着打滚,模样十分凄惨。
  这铅弹的冲击力是如此之大,那些手持盾牌碰巧挡住铅弹的清军兵马,亦难抵这巨大的冲击力,纷纷向后踉跄栽倒,场面一片混乱。
  更有一颗铅弹,呼啸着飞来,啪的一声轻响,将豪格旁边一名闪避不及的护卫头盔帽缨打掉。吓得他哇的一声怪叫,急急缩颈弓身,样子十分狼狈。
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豪格部兵马,立刻开始出现混乱,前排的军兵人头攒动,惶然不安,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如何行动。
  此时此刻,豪格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,他当机立断,厉声喝道:“全军听令!立即就地防御,不可自乱阵脚。”
  “肃亲王,为何不令军兵赶紧后撤,唐军火铳猛烈,我等只恐难挡其锋哪!”旁边的护卫惊声高叫。
  “你们知道个屁!现在唐军突然打铳,我军阵脚已乱,安可再撤!”豪格内心十分怨愤,他冲着一众护卫吼道:“现在我军突遭袭击,唯一稳妥之计,便是全军固守待援。若仓皇后撤,唐军兵马一冲,只恐我军阵脚大乱,将有不战自溃的危险啊。”
  豪格这番话语,倒也是实情。故那一众护卫,皆是沉默,不再说话。
  此时,听了主将的话语,豪格军阵混乱渐平,而就在豪格全军刚刚平稳之际,唐军的第二轮火铳打响,又开始了。
  “砰砰砰砰!……”
  枪声大作,余焰飘飞,又是五千五百余杆火铳打响,这呼啸而出的五千五百余颗铅弹,让三百余名清军士兵或死或伤。
  豪格脸色狰狞,牙齿咬得格格响,心下却在紧张地盘算,现在的自已到底该如何行事。
  唐军这般连续打放,虽然相对自已这两万兵马来说,杀伤倒是有限,但是,若任其连续打放下去,前排的军兵不断倒下不停死伤,那对士气的打击,那是可想而知。
  “肃亲王,不能再这样被动挨打下去了!”
  就在这时,被豪格安排在后阵的杨善,已是疾疾纵马过来,他一脸焦躁地朝豪格大声喊道:“肃亲王!不可再战下去了!若再被唐军这样接连不断地打铳下去,纵然唐军杀伤有限,但对我军的士气打击实在太大,只恐我们坚持不到多尔衮统军前来啊!”
  杨善的话,更让豪格心如刀割。
  不得不说,杨善这厮虽然甚是可疑,但他这话,其实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  再这样被动挨打下去,再这样白白死伤下去,且不论会被唐军这样零敲牛皮糖的方式,最终消灭自已多少军兵,单就士气而言,怕是会在这样的轮番打击中,走向彻底崩溃。
  怎么办?
  现在全军,到底是要继续就地坚守,还是要赶紧不顾代价地逃命呢?
  一时间,豪格内心犹豫不决,焦灼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  而在这时,他的另一名亲随将领急急策马而来,立即冲着豪格大声禀道:“肃亲王,你还在犹豫什么?!我军兵马人数,与对面唐军差相仿佛,为何竟只能这般在此被动挨打?!以在下之见,需趁士气尚为可用之际,令军兵迅猛前冲,与唐军当面搏杀,使得不得再火铳打放。以我军之长,搏敌兵之短,如此方可有胜利之机啊。”
  这名将领之话,有如电光石火,瞬间令豪格扫去迷茫。
  是啊,现在的境况,撤退损失太大,坚守又着实难为,还不如趁现在士气尚存,令全军前冲去与唐军近身相搏,方可有一线胜机呢。
  哪怕退一步来说,就算两军胶着,一直不能打败唐军,若能拖到多尔衮统兵前来,那亦是大功一件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