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洪荒之极品神偷 > 第十八章 猴子心正归心

第十八章 猴子心正归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阅读本小说最新章节请到黄金书屋
  
  却说唐僧受了太宗之命,前往西天拜佛求经,一路之上,跋又涉水,既有猛虎妖孽相犯,又有侠盗莽贼所欺,路途之中有有惊险之处,却是不改其取经之心。
  
  又有刘伯钦指点,来到那两界山之下,但见山前巍峨,如那五指一般,三藏下得马来,牵马而行,遥走不过数里,便听隐约有人高叫“师父!师父!”,三藏心中大奇,此声似在呼唤自己,赶紧上前,一看,却见那山石之下有一碗大洞口,口中有一猴头伸出,枝丫缠绕,那叫声正是从中所传。
  
  那猴子正是齐天大圣孙悟空,见得三藏前来,依着观音菩萨之言相辩,却是没有叫错,赶紧道:“师父,你怎么此时才来?来得好,来得好!救我出来,我保你上西天去也!”
  
  三藏心有疑惑,上前细看,只见——尖嘴缩腮,金睛火眼。头上堆苔藓,耳中生薜萝。鬓边少发多青草,颔下无须有绿莎。眉间土,鼻凹泥,十分狼狈,指头粗,手掌厚,尘垢余多。还喜得眼睛转动,喉舌声和。语言虽利便,身体莫能那。正是五百年前孙大圣,今朝难满脱天罗。
  
  这唐僧心诚胆自大也,走上前去,与他拔去了鬓边草,颔下莎,问道:“你有什么说话?为何在此叫唤?”
  
  那猴道:“你可是东土大王差往西天取经去的么?”
  
  三藏道:“我正是,你问怎么?”
  
  那猴道:“我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,只因犯了诳上之罪,被佛祖压于此处。前者有个观音菩萨,领佛旨意,上东土寻取经人。我教他救我一救,他劝我再莫行凶,归依佛法,尽殷勤保护取经人,往西方拜佛,功成后自有好处。故此昼夜提心,晨昏吊胆,只等师父来救我脱身。我愿保你取经,与你做个徒弟。”
  
  三藏闻言,满心欢喜道:“你虽有此善心,又蒙菩萨教诲,愿入沙门,只是我又没斧凿,如何救得你出?”
  
  那猴道:“不用斧凿,你但肯救我,我自出来也。”
  
  三藏道:“我自救你,你怎得出来?”
  
  那猴道:“这山顶上有我佛如来的金字压帖。你只上山去将帖儿揭起,我就出来了。”
  
  三藏依言,上了高山,攀藤附葛,只行到那极巅之处,果然见金光万道,瑞气千条,有块四方大石,石上贴着一封皮,却是“唵嘛呢叭嵒牜”六个金字。
  
  三藏近前跪下,朝石头,看着金字,拜了几拜,望西祷祝道:“弟子陈玄奘,特奉旨意求经,果有徒弟之分,揭得金字,救出神猴,同证灵山。若无徒弟之分,此辈是个凶顽怪物,哄赚弟子,不成吉庆,便揭不得起。”祝罢,又拜。拜毕,上前将六个金字轻轻揭下。只闻得一阵香风,劈手把压帖儿刮在空中,叫道:“吾乃监押大圣者。今日他的难满,吾等回见如来,缴此封皮去也。”吓得个三藏望空礼拜。径下高山,又至石匣边,对那猴道:“揭了压帖矣,你出来么。”
  
  那猴欢喜,叫道:“师父,你请走开些,我好出来,莫惊了你。”三藏闻言,依言回东即走。走了五七里远近,又听得那猴高叫道:“再走,再走!”
  
  三藏又行了许远,下了山,只闻得一声响亮,真个是地裂山崩。众人尽皆悚惧,只见那猴早到了三藏的马前,赤淋淋跪下,道声:“师父,我出来也!”对三藏拜了四拜,急起身,就去收拾行李,扣背马匹。那马见了他,腰软蹄矬,战兢兢的立站不住。盖因那猴原是弼马温,在天上看养龙马的,有些法则,故此凡马见他害怕。
  
  三藏见他意思,实有好心,真个象沙门中的人物,便叫:“徒弟啊,你姓什么?”猴王道:“我姓孙。”
  
  三藏道:“我与你起个法名,却好呼唤。”
  
  猴王心道自己虽被老师逐出门外,但却不能改了姓名,只道:“不劳师父盛意,我原有个法名,叫做孙悟空。”
  
  三藏欢喜道:“也正合我们的宗派。你这个模样,就象那小头陀一般,我再与你起个混名,称为行者,好么?”
  
  悟空本不愿此名,但却是想自己这一出山受了劫难,丢了面皮,还是另唤他名的好,当下笑道:“好,好,好!”
  
  自此时又称为孙行者。
  
  此后师徒二人一应上前,往西天而去,路途之上,有那强盗剪径,唐僧惶恐,却不知那强盗惹恼了孙悟空,想那悟空之能,大闹天宫,一把金棒打遍天界,闹的个天翻地覆,非受如来之压,却是逍遥无比,这翻出山而来,心中郁气充盈,正要发泄,这强盗惹上了他,真是寿星公上吊,嫌命长了。
  
  果然,几棒下来,那强盗身死命陨,脑如瓜瓢一般,被打的个稀巴烂,悟空只顾发泄,煞气直涌,却不知把身边那唐僧给吓了个呆,然则佛心至上,却是不喜悟空杀人,又与悟空叨了半天,非是他出手相救,只怕也如那强盗一般被打爆了头了。
  
  路上胆胆颤颤,实无奈之下,然悟空却是嫌他罗嗦,实无奈之下,便弃了唐僧,一个筋斗云飞了走去,唐僧无奈之下,便只单身一人,继续向前而去。
  
  那长老只得收拾行李,捎在马上,也不骑马,一只手拄着锡杖,一只手揪着缰绳,凄凄凉凉,往西前进。行不多时,只见山路前面,有一个年高的老母,捧一件绵衣,绵衣上有一顶花帽。
  
  三藏见他来得至近,慌忙牵马,立于右侧让行。那老母问道:“你是那里来的长老,孤孤凄凄独行于此?”三藏道:“弟子乃东土大唐奉圣旨往西天拜活佛求真经者。”
  
  老母道:“西方佛乃大雷音寺天竺国界,此去有十万八千里路。你这等单人独马,又无个伴侣,又无个徒弟,你如何去得!”三藏道:“弟子日前收得一个徒弟,他性泼凶顽,是我说了他几句,他不受教,遂渺然而去也。”
  
  老母道:“我有这一领绵布直裰,一顶嵌金花帽,原是我儿子用的。他只做了三日和尚,不幸命短身亡。我才去他寺里,哭了一场,辞了他师父,将这两件衣帽拿来,做个忆念。长老啊,你既有徒弟,我把这衣帽送了你罢。”三藏道:“承老母盛赐,但只是我徒弟已走了,不敢领受。”
  
  老母道:“他那厢去了?”三藏道:“我听得呼的一声,他回东去了。”老母道:“东边不远,就是我家,想必往我家去了。我那里还有一篇咒儿,唤做定心真言,又名做紧箍儿咒。你可暗暗的念熟,牢记心头,再莫泄漏一人知道。我去赶上他,叫他还来跟你,你却将此衣帽与他穿戴。他若不服你使唤,你就默念此咒,他再不敢行凶,也再不敢去了。”三藏闻言,低头拜谢。c.手机看小说访问wap.16k.
  
  那老母化一道金光,回东而去。三藏情知是观音菩萨授此真言,急忙撮土焚香,望东恳恳礼拜。拜罢,收了衣帽,藏在包袱中间,却坐于路旁,诵习那定心真言。来回念了几遍,念得烂熟,牢记心胸不题。
  
  却说那悟空别了师父,一筋斗云,径转东洋大海。按住云头,分开水道,径至水晶宫前。早惊动龙王出来迎接,接至宫里坐下。礼毕,龙王道:“近闻得大圣难满,失贺!想必是重整仙山,复归古洞矣。”悟空道:“我也有此心性,只是又做了和尚了。”龙王道:“做甚和尚?”行者道:“我亏了南海菩萨劝善,教我正果,随东土唐僧,上西方拜佛,皈依沙门,又唤为行者了。”龙王道:“这等真是可贺,可贺!这才叫做改邪归正,惩创善心。既如此,怎么不西去,复东回何也?”行者笑道:“那是唐僧不识人性。有几个毛贼剪径,是我将他打死,唐僧就绪绪叨叨,说了我若干的不是。你想老孙,可是受得闷气的?是我撇了他,欲回本山。故此先来望你一望,求钟茶吃。”龙王道:“承降,承降!”当时龙子龙孙即捧香茶来献。
  
  茶毕,行者回头一看,见后壁上挂著一幅“圯桥进履”的画儿。行者道:“这是什么景致?”龙王道:“大圣在先,此事在后,故你不认得。这叫做圯桥三进履。”行者道:“怎的是三进履?”龙王道:“此仙乃是黄石公,此子乃是汉世张良。石公坐在圯桥上,忽然失履于桥下,遂唤张良取来。此子即忙取来,跪献于前。如此三度,张良略无一毫倨傲怠慢之心,石公遂爱他勤谨,夜授天书,着他扶汉。后果然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太平后,弃职归山,从赤松子游,悟成仙道。大圣,你若不保唐僧,不尽勤劳,不受教诲,到底是个妖仙,休想得成正果。”悟空闻言,沉吟半晌不语。龙王道:“大圣自当裁处,不可图自在,误了前程。”悟空道:“莫多话,老孙还去保他便了。”龙王欣喜道:“既如此,不敢久留,请大圣早发慈悲,莫要疏久了你师父。”行者见他催促请行,急耸身,出离海藏,驾着云,别了龙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