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义门陈 > 第18章 大本营保卫战

第18章 大本营保卫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燕王甘冒奇险,以不入虎洞,焉得虎子的勇气,将宁王绑上自己的战车。
  此时世子那里也不轻松。
  燕王走后,世子朱高炽尽心竭力的守卫大本营,每天整备诸项事宜,片刻不敢怠慢。因过度劳累,竟至昏厥,手下人心疼之极,屡劝他稍事休息,都被他一口回绝①。
  他明白,如果把大本营丢了,父王一生心血,顿化泡影。到那时燕地所有将士尽成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,大家一起完蛋,只是早晚的事。
  朱高炽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。
  重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地步。
  但作为男人,作为燕王的世子,天塌下来,他也必须得承受住。
  燕王回师途中,世子与李景隆正在激烈交战。
  哨探报知燕王己经北上,大本营空虚。李景隆大喜,仗着兵马将广,于十月十五这天排兵布阵,同时攻打北平九个方位,想要趁此良机,一举攻克此城。
  世子手上只有一万余兵,还全是老弱病残,他的处境实在太难了。
  世子亲临城头,督众坚守。
  此时太阳初升,晨雾尚未散去,伴随着一声声嘹亮劲急的号角,李景隆的大军似一股巨大的墨潮涌到城下,疯狂的向城上射箭,矢石如雨。
  城上守军以大盾遮身,盾牌不够,有些人就只能用门板当盾。大盾和门板上很快就扎满了箭枝。燕军训练有素,待敌军一轮射完,未及搭箭之时,迅速还击,呼啦啦射倒一片。
  然而敌人太多了。
  对“财大气粗”的李景隆来说,死这点人,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  敌人的第二轮射击开始了,由于来箭太多,很多盾牌和门板都被射断了,燕军只能以血肉之躯硬接敌箭,一排排的倒了下去。
  “灭燕!”“杀贼!”
  敌人呼声激昂,连绵不断,纛旗在风中猎猎招展,前面的弓箭手射光了箭,立即退后,后面的弓箭手马上跨着敏捷的步伐,如山岳一般向前推进。他们每跨一步,就大喊一声“杀贼”,之后从容不迫的朝着城上射击。
  李景隆闲庭信步的躲在后方观战,而朱高炽却片刻也不能停。他分身乏术,只得在城中来回奔波,看到哪里薄弱,就带人救援。
  分兵打不下来,李景隆就干脆合兵,猛攻张掖门。
  他一合兵,朱高炽也合兵,守兵齐集一处城头,奋勇抗击来犯之敌。
  城下弓箭手射的急促,攻城兵也没闲着,凄厉的撞门声震彻山谷,两翼骑兵护着楯车兵轰隆隆的撞击张掖门,大风一吹,他们的衣甲卷角飘飞,仿似海浪一般席卷而来。
  这么冷的天,两军士兵却杀的大汗淋漓,他们不眠不食,从清晨打到中午。
  李景隆人多势众,可以轮流攻城,永远有生力军可用。
  而朱高炽却只能一累到死。
  好在朱高炽平素为人谦和,爱惜士卒,节约民力,深得军民爱戴。在他的感召下,就连妇女也上城作战,她们不停的往下扔砖头,倒沸水。
  城门守兵堵在城下,严防死守。城头弓箭兵朝下射击敌人的弓箭手,朱高炽却再无兵力可以防备敌人的云梯。
  他和道衍亲自搬起石头往下砸,那群妇女力气有限,搬不动大石头,把热水、滚油、砖头都扔尽了,只好往下倒尿桶。她们只能奢望着用尿糊住敌人的眼睛,只怕只有一秒也行,这样我方的弓箭兵就可以多射他们点人了。
  尽管效果甚微,好在聊胜于无。
  时不时有妇女被利箭射中,脑袋一歪,就此毫无声息的死去。
  连妇女都要与敌人以命相搏,那些男子汉又怎能退后?大家众志成城,在世子的指挥下,竟然将所有云梯全部砸倒,杀光了所有已经登上城头的敌兵。
  燕军不得休整,李景隆却轮番换人作战,城上城下堆满了尸体。灰蒙蒙的天空下,浓烟滚滚,杀声震天。燕军扔下去的火油烧着了,越烧越旺,敌人来不及灭火,站在尚未烧着的空隙来攻城。那一道道火舌,似毒蛇吐信一般,而站在雄雄烈火旁边的敌兵,便如地狱恶鬼一般令人惊怖。
  这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一直持续到天黑,李景隆以绝对优势轮番攻打,竟不能攻破北平一门。
  双方打了一天,人困马乏,各自歇兵。
  燕军一个个全身虚脱,走几步路就会踩踏到同伴的尸体上,城上到处都是伤兵的哀嚎声。有个伤兵腿断了,累的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朱高炽衣不解甲,累的头昏眼花,连饭都吃不进去。正欲在城头小睡一觉,总军师道衍来到身边,用特别严厉的语气告诉他:“世子!此刻万万不可懈怠,应马上派兵偷袭!否则敌人连日攻打,我军士气必丧!届时北平必失!”
  世子毫不迟疑,对总军师的话言听计从。他取过冷水激了一下脸,揉了揉眼睛,强打精神,组织兵力出城偷袭。
  这些勇士都肯为世子效死力,他们深夜劫营,见人便杀,还高呼大叫:“百万天兵在此!旁人不问,专取李景隆脑袋!”
  深夜之中,已经安睡的李景隆根本料不到朱高炽还敢偷营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李景隆急切间辩不清敌人到底有多少人马,营中自相惊扰,愈加纷乱。变起仓促,李景隆心惊肉跳,为求万全,竟撤军十里,方敢重立营寨。
  燕军偷袭得手,士气大振,高奏凯歌返回城内。
  耿炳文手下故将,都督瞿能实在咽不下这口浊气,把他儿子叫起来,和他商议道:“这帮反贼也太嚣张了!”
  他儿子也有些见识:“父亲,他们定是在虚张声势,用偷袭得胜的方式激励士气!”
  “对,其实他们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。老燕贼不在,小燕贼怕士气低落,这才出城偷袭。”
  “那咱们趁其虚弱,也偷袭他一次!”
  瞿能与其子率精骑数千回击,一路追杀燕军。
  燕军撤回北平,瞿能知道城中己是强弩之末,指挥士卒奋力发箭猛攻,城头守兵一排排的被射倒,尸身掉落城下,发出沉重的声响。
  城头守兵困乏己极,此时己是战意全无,他们一败再败,士兵上去一拨死一拨。
  瞿能一边令人放箭,一边令人狠撞张掖门,这道可怜的城门己被撞击了一天,再也经受不起如此巨力,门柱摇摇欲坠,城破只在旦夕。
  值此万般绝望之际,燕世子朱高炽挺身而出,对在另一边城头上指挥士兵与敌人苦战的道衍大喊道:“我今日战死,大师务必守住此城!待君父回来,请大师告诉他,他的儿子没给他丢脸!”
  “世子,别去!”道衍分不开身,空自着急,只得大声劝止。
  谁知朱高炽死志己存,他手执长矛,对将士们下令道:“将士们,诸君若死,朱高炽绝不独生!誓与北平共存亡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