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义门陈 > 第26章 六十万大军,败!

第26章 六十万大军,败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四月二十五,燕王中军大帐。
  朱高煦望着帐外微风徐徐,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,问道:“先生,你所说的大风,应在何时?”
  “日暮。”陈义枫只回答了两个字。本想多编点更细节的东西,说的更玄幻一些,但《明史》没写,编不出来。
  燕王饮尽碗中酒,轻轻放下,对众人道:“既然这大风日暮才来,白天也不能闲着,得主动挑战。在气势上,要先声夺人。”
  “大王,下令吧!昨天军师说咱们今天能在大风的帮助下大败敌军六十万,想想都带劲!”张玉此时自然要帮主公点燃士气。
  朱能、谭渊、张信等人也都齐声应和。
  “出征!”燕王站了起来,从剑架上拿起佩剑,挂在腰间。
  燕师整军上阵,燕王先发制人,亲率两万骑兵攻袭李景隆侧翼,李景隆在这招上面吃过大亏,这回学精了,调三十万大军护卫侧翼!你个龟孙,还想让老子侧露,这回门都没有!
  以往燕王一击即中,而这次,燕王连续变阵三次,都不能寻到最合适的时机击破敌军侧翼,只好率军后撤。
  就在此时,南军大将平安见燕王初战失利,再次率骑兵直袭王旗,他又要像昨天一样给燕王来个斩首行动!
  数万骑兵飞奔,激起遍地烟尘,平安转瞬杀至。
  燕将李彬的军队最先受到了平安的攻击,仇人相见,分外眼红,李彬恨的咬牙切齿,舞着大刀与平安决战。两马相交,斗了五合,平安大喝一声:“着!”
  李彬伤及右腕,败下阵来,手下士卒全被平安杀散。
  燕王心腹爱将张信及时接应,专搦平安来战。两马八蹄,转灯般的厮杀。马上二将,一个似架海紫金梁,一个似浑天搅海棍,斗了十五合,平安一个回马枪,硬生生以枪刃削断张信所乘坐骑的的前腿,那坐骑悲鸣长啸,应声而倒,把张信摔了个狗啃屎。
  平安神枪迅疾如电,乘势一枪刺下,张信避无可避,只得闭目待死,大将张玉眼尖,唯恐同僚有失,急以利箭射出!
  那平安于生死场上,耳力竟如此之佳,多年征战的经验,使得他光凭听声辩位就能判断出有人暗算自己,电光火石间,急收枪横挑,遮拦己身!
  “叮!”
  张玉那箭不偏不倚,正中平安的枪杆上!
  这等武艺,令一众北军将士咂舌。连张玉看了都暗暗心惊,张玉大叫道:“狗贼休得猖狂,看我斩你!”
  平安大怒道:“反贼无耻,还敢反诬别人为贼!我拿住你时,碎尸万段!”
  南军第一猛将与北军第一猛将齐齐撇了所有敌兵,一同杀击垓心激烈决战,两枪打的火花四溅,双方虎口均剧震出血!
  二十余合过后,张玉再也支撑不住,败马而走,平安挥军掩杀,所部骑兵斩杀燕军,如杀猪屠狗,刀枪起处,纷纷剁下马去。
  为了保护主公,燕将谭渊又来拦截平安,不出十合又败,燕将房宽大骂道:“平安竖子!汝有何能,乃至于此!”
  说罢拍马来战平安,只七合,平安挺枪刺中房宽右臂,血涌如注,坠下马来。房宽心胆俱裂,连忙往燕军人多的地方打滚逃生。
  平安一路势如破竹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杀败燕军,燕将陈亨来迎,只一合,枪尖横扫,削断陈亨两根手指。陈亨大叫一声,拿捏不住兵器,竟任兵器落地。陈亨打马便逃,所部士卒被平安一冲而散。
  平安声嘶力竭的指着燕王对手下人大吼道:“杀燕贼建功,就在此时!冲锋!”
  燕王只觉一群饿狼朝自己扑面而来。
  燕王见大难迫在眉睫,亲冒矢石,出阵鼓舞士气道:“儿郎们,杀败平安!取他狗头!”
  燕王精神抖擞率军迎敌,情绪激昂,务求必胜!
  然后瞬间被平安冲垮。
  燕王令身边的护卫大将丘福去攻敌中坚,分散平安的兵力,又被平安一举击败。
  燕王心道:“坏了,陈军师在另一边作战,我得跟他合兵一处才行。可是这么多敌兵,我怎么过去呢?”
  正在踌躇,李景隆亲率主力,绕到燕军后面,来攻后营!
  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这位甩手大爷也亲自上阵了。
  李景隆心里嘿嘿冷笑:“你会阴人,你老子我也会!这回我也抄你后路!”
  前军败阵,后营被袭,陈军师的中营正与敌兵交锋,无暇来救。李景隆的弓箭兵飞箭如雨,当场射死燕王所乘的千里马。瞿能父子这时也来从侧翼袭击燕王,燕王处处被动。
  燕王落马后,赶紧把身边一个骑兵揪下来,抢了他的马再战,无多时,此马又被乱箭射死。
  燕王只好又抢一马,以随身宝雕弓搭配大羽长箭击敌,燕王箭法极高,箭无虚发,中箭者立时毙命。
  两军激战半个时辰,燕王箭壶里的箭全用光了,一气之下连宝雕弓也扔了,拨出佩剑再与敌人死战,直杀的全身血污。全身旧创之上再添新创,好几次险些被瞿能生擒,幸手下死命来救,方得脱。
  很快这匹马也被敌人砍掉了马头,巧的是正好旁边有一名骑兵被敌人射死了,将坠未坠之时,燕王跃起身子,一脚把他踢下马去,自己翻身上马,挥剑击敌。
  “咣当!”
  不知杀了多少人,燕王的佩剑被敌人砍断了,燕王杀疯了眼,在马背上奋力斜身掠攻,以断剑抹断了那名敌兵的脖子。
  “嗤!”
  颈血喷了燕王一脸。
  眼见护卫越来越少,敌兵越来越多,燕王急中生智,纵马登堤,引鞭作高呼状。
  此举用意,是为了吓唬李景隆,让他以为自己还有大兵可用。
  如果是平安、瞿能等人做主帅,是绝对不会信的。
  李景隆信了。
  这家伙以为燕王有伏兵,怕中计,竟然不敢上前活捉燕王,坐失此千载罕有之良机。
  这一拖延,朱高煦引兵千余来援燕王,方护着燕王仓皇撤退。
  “我儿来的正好!”燕王欢呼道。
  朱高煦道:“陈军师害怕父王有失,死活非要拨一千兵让儿臣来助父王!”
  “陈军师对本王忠心耿耿,本王真没看错他!他那里怎么样?”
  “和父王这里一样,战事吃紧。”
  燕王焦躁道:“他娘的他不说有大风相助吗?这风怎么还不来?”
  朱高煦道:“父王,天气这么好,真的能有大风吗?”
  燕王心情烦闷,说: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不管有没有大风,咱们都得和敌人决战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