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义门陈 > 第28章 由我改变历史,从这一刻开始!

第28章 由我改变历史,从这一刻开始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燕师轻而易举的击败了路上遇到的所有散兵游勇,大军顺利到达济南。
  燕王手上有二十多万精兵,济南,只剩下一群被打破了胆的败兵。
  燕王下令攻城。
  这次与往日任何一次作战都不同,燕王无须再亲自上阵了,只像李景隆一样,躲在安全位置指挥就行。
  在这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里,主角和配角的位置是经常互换的。
  燕师之中,有资格和燕王一样,享受景隆哥这种甩手大爷待遇的,还有一个人:陈义枫。
  多次参战,陈义枫不光武功、谋略样样进步精深,地位和待遇也越来越高了。
  燕师的二位领袖人物日夜督军攻打,济南城摇摇欲坠。
  济南重镇,乃是天下咽喉要害之所在,此城若破,建文帝将彻底被动,半壁江山必丢。
  若换作其它人来守,恐怕这济南城早就遍插燕旗了,而燕王和陈义枫早就去济南品尝烹虾段(济南名菜)了。
  然而此时的守城者,是铁炫。
  这人从未打过仗,此时的官职是山东参政,帮李景隆的大军督运粮草。李景隆溃败后,山东诸城乱作一粥锅,将士们纷纷逃亡,没人愿意担负舍身卫国的重担。
  铁铉是个例外。
  如果抛开立场,给他一个客观公平的评价,他一个伟大的人。
  燕师连番攻城,打了十多天,不能前进一步。
  燕王一筹莫展之际,部将郑和献计:“大王,此城地势低洼,可掘水淹城!”
  “好计!”燕王兴奋的猛烈拍击着手掌,吩咐下去:“传令!即刻决堤放水!”
  大水呼啸而至,济南城一片汪洋。
  济南守军的处境异常艰难,这种被水泡脚的滋味太难受了。
  雨水天气,外出作战的将士们,袜子是要经常换的,否则潮气出不去,脚就会烂掉,最后只能整个截去,成为一辈子的残疾。
  问题是,燕王的攻势太猛,他压根就没准备给你换袜子的时间!
  连这点时间都不给你,城头的兵你又不敢都撤走!
  一时间,军心已经崩溃到了极点。
  有个老兵找到铁铉,要劝他投降。此时铁炫已经四顿饭没吃了,饿的两眼发昏,但他太忙了,他一秒钟的时间都抽不出来。
  铁铉正在急急忙忙指挥士兵整备箭枝的时候,老兵大大咧咧的来了,他仗着自己年龄大,资历老,对铁铉说:“铁大人,依我看,这燕王有天命在身,咱们这点守兵是断然守不住济南的,干脆投降算了。”
  铁铉连眼皮都没抬,只是问了句:“说完了吗?”
  老兵道:“说完了啊!”
  “嗯,汝家人我自养之,汝勿虑也。”铁铉突然一声大喝:“来人,将此祸乱军心之人斩首示众!”
  老兵吓的六神无主,两脚筛糠,被刀斧手架着往外走的时候,不住的求饶:“饶命啊大人,我都七十二岁了……大人你就不能让我善终吗?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……你有什么权利让大家陪你去死……你这沽名钓誉……”
  “咚!”人头落地的声音。
  铁铉威严的瞪视着众位将士,高呼道:“再有敢言降贼者,此人便是榜样!燕贼发动不义之战,祸乱天下,铁某宁可战死殉国,决不降贼!”
  众人噤若寒蝉,低了头,避开铁铉那焦灼的目光。
  “尔等众人勿忧,我有奇计,可破燕贼!”铁铉临走前,留下此语。
  三日后的清晨,燕军正在吃饭,城中大开城门,数百父老迅速出城,随即城门紧闭。
  这些人无兵器无甲胄,走路缓慢,到达燕营,齐齐下拜,口称:“参见吾王!”
  燕王顿感诧异,与众将前来巡视,众父老齐声痛哭,最后一个领头的百姓说:“皆是奸臣挑拨是非,害的吾王蒙犯霜露,辛苦跋涉多年!吾王乃太祖高皇帝之子,吾等小民又皆是太祖高皇帝之民,吾王大军至此,谁敢不迎!大王且息雷霆之怒,救一救城中父老吧!济南己成水泽之国,那些当官的自是吃不着苦,最后倒霉的都是我等小百姓啊!”
  燕王听了这话,便道:“如此说来,尔等是来请降的?”
  那百姓道:“正是,我等奉铁大人之命,特来请降!”
  燕王问道:“铁铉顽抗了这么久,为何突然要降本王?”
  此人答道:“铁大人尽力守城,乃是尽他的本分,如今气力己竭,不愿再徒耗人命,是以请降。城中百姓不习兵革,无甚见识,未识大王一心为国的苦恼,还道大兵前来,欲行屠城哩。大王若果真有爱民之心,请将大军后撤十里,单骑入城招抚,以安百姓之心!诚如是,城中百姓必箪食壶浆,以迎大王!”
  燕王狂喜之至,当即应允,众百姓亦欢天喜地,磕了个头,便行告退。
  燕王从旁边牵过一匹马,翻身骑上,对众将道:“我这就单骑入城,前去招抚城中百姓。”
  陈义枫紧紧的拉住马缰,谏道:“大王,铁铉这是诈降,万万不可轻信!”
  郑和亦劝道:“大王,陈军师所言甚是。大王若孤身前去,万一铁铉扣留大王,岂不是任人宰割,不得不防!”
  燕王的其它手下见这二位重量级人物同时劝谏,也都苦劝燕王不要去。
  谁知燕王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要去,谁劝也不听。
  劝烦了,最后干脆傲气大发,大叫道:“本王纵横天下,无人能害!铁铉鼠辈,何足道哉!”
  郑和见宁王不在此处,索性跪下,抓着燕王的衣袖犯颜直谏:“臣死罪!宁王便是因傲致败的,臣恳求大王,不要重蹈他的覆辙!”
  郑和这话,无异于撕人主身上的逆鳞。
  燕王拂然变色,脸露杀气,但很快就换上了一幅笑脸:“郑和,你对本王忠心,本王一清二楚,所以不计较你失言之罪。但你不该把宁王和本王相提并论。”
  “驾!”燕王说完,用力一抽马鞭,那马风驰电掣般跑了出去,把郑和甩了个跟头。
  燕师一众将士无不担心主上安危。本想要让他儿子来劝他,怎奈此时他儿子全被派出去守城了。
  陈义枫心道:“唉,终于还是不能阻止你冒险,好在我知道,这次你死不了。”
  “纪纲,过来!”燕王一边疾驰,一边回头大喊。
  纪纲得了令,跨上战马,奔向燕王,很快便追上。
  “怕死不?”燕王饶有兴致的在马背上问他。
  纪纲胆略过人,拍马屁的本领也是天下第一:“为大王战死,那是小人的荣幸!”
  这话让燕王万分受用,当即哈哈大笑。
  二人到了济南,见城门大开,燕王大摇大摆的渡过吊桥,纪纲在后面跟着。
  燕王得意洋洋,徐行上前,刚到门下,突闻一阵巨响,头顶上一块千斤铁板迅速砸下!
  燕王急中生变,出于本能反应,迅速勒马后退,那铁板正中马首,碎成齑粉。
  “啊也!”燕王坠落马下,跌了个狗啃屎,纪纲迅速跳下马,将燕王扶起,揪住他的身子将他送上马背,狠抽一鞭,那马载着燕王,拼命奔逃。
  纪纲疾步飞奔,竟能追上奔马!
  燕王躲过第一劫,城上乱箭如雨,若无意外,定能将燕王射成刺猬,谁知这密密麻麻的箭雨,竟无一枝命中燕王!因为他们只射燕王,没空射纪纲,纪纲也跟着逃出生天!
  待要再射,二人已经逃出弓箭射程了!
  燕王逃过第二劫,铁铉气的捶胸顿足。
  好在铁铉并未死心,他还有后招。
  燕王和纪纲逃至一木桥,按原计划,桥下伏兵应速速拆桥,待燕王掉落河中时将其射杀。这是铁铉所设的第三劫,他精心算计,务要致燕王于必死之地。
  怎奈不知为何,士卒们已经操练过几十次,每次都能顺利拆掉木板,这次竟然失手了,直到燕王和纪纲逃走,也未能拦下二人。
  射击二人,又被纪纲以佩剑打落羽箭。
  第三劫竟然又逃掉了!
  他们继续奔逃,前方还有地雷阵在等着他们!
  按理说,燕王即使逃出第三劫,也不应该再逃出第四劫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