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义门陈 > 第31章 谁对老百姓好,我就尊敬谁!

第31章 谁对老百姓好,我就尊敬谁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谭渊问道:“后来呢,老前辈,接着说啊。”
  “后来……”老僧脸现痛苦的神色,慢慢的说完了这个故事的后半段。
  后来陈友谅的军队彻底被朱元璋围住了,在率军突围时,他中了一支流矢,贯脑而死。
  陈友谅的部下死的死,逃的逃,降的降,真可谓兵败如山倒。
  一生基业,至此付之东流。
  按说仗打到这个地步,主公又战死沙场,对张定边来说,人生已经结束了。
  但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。
  他孤身一人,驾着小船,于二十万敌军之中穿梭行进,身中百箭,终于抢回了陈友谅的尸首!
  无论这个人的身份是皇帝,还是普通人,抑或是战败者,或是一具死尸,他都是张定边的生死兄弟!
  后来,朱元璋占领了陈友谅的地盘,为了报复陈友谅,派兵屠杀义门陈,还多次征召张定边入朝为官。
  张定边心灰意冷,拒绝了他的征召,出家为僧。
  “愚忠。”铁铉实在忍不住,叹了口气道:“这人虽然英勇无敌,然而还是太过愚忠。”
  “腐儒,你说谁愚忠呢?”老僧一字一顿,双目似电!
  那眼神锐利的有如实质,似硫磺烈火一般焦灼,简直要把人活活烧成碎渣!
  老僧站了起来,铁铉也不自觉的站了起来。
  老僧解开破旧的僧衣,肤刻如画。
  上面不只有刀伤、以及枪伤、箭伤。
  这些疮痕长短不一,却无一不是皮开肉绽,令人发瘆。
  老僧大步朝着铁铉走去,铁铉本能的往后退,被这等高人如此逼迫,他的心砰砰直跳。
  “我们义门陈行事,义字当先!义之所至,虽千万人吾往矣!只恨我智术短浅,无孙吴之机,诸葛之能,不能劝我主公纳谏!那么我为他做这最后一件事,以全朋友之义,有何不妥?依你之见,便是愚忠?”老僧的语气低沉的吓人。
  铁铉一身冷汗,大惊道:“原来前辈便是……”
  “老僧张定边,出身义门陈!”张定边的话语中饱含讥讽:“我们义门陈辉煌了几百年,轮不着你这鼠辈说三道四!”
  一个老僧,敢于光天化日之下把堂堂太守大人批的体无完肤。这一幕,若非亲见,众人真是不敢相信。
  “义门陈……”陈义枫听张定边说到这,一股强烈的自豪感涌上心头,再也控制不住,哽咽道:“天下陈氏出义门……”
  “唉呀,原来你们在这啊!找了你们半天了。”
  这时,郑和带人从外面跑来,对着燕王作了个揖,喊了声“老爷”,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陈义枫身边,一脸兴奋的拉着他的手,说:“兄弟,这个给你。”
  郑和一边擦着脸上的汗,一边万分郑重的取出一个锦囊,就像放皇朝玉玺一样,小心翼翼的放到他手里。
  “大哥,你又要送我什么礼物?”陈义枫打开一看,是他那件长命锁的仿制品,仿的惟妙惟肖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。
  郑和今天的心情实在太好,抑制不住高兴,激动的说:“兄弟,当日你为了帮我还债,非要把你母亲唯一的遗物给当掉,你帮了我大忙……”
  越说越激动,竟然把周围的人全当成了空气!
  说到这的时候,他有些眼睛发酸,强忍着即将喷涌而出的热泪,接着说:“我亲爱的好兄弟呀,感激你的同时,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?那块长命锁不仅仅是你母亲唯一的遗物,也是你们义门陈唯一的遗物啊……可你为了心疼我……非要……”
  张定边听了这话,如遭雷击!他双目瞪的滚圆,死死的盯着陈义枫,生怕他飞了一样。
  郑和再也忍不住,他轻轻的抹了抹眼角边的泪水,使劲抓着陈义枫的手,欢快的笑了起来:“兄弟,那块长命锁,是在北平当掉的,这会估计早就不知轮转多少手了,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,我记着那上面的每一个图案和每一个文字,找人仿制了一个……虽然不是原来那块了,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兄弟你一定要收着,不然我会终生内疚的!”
  “好,我收着,多谢大哥,让你费心了。”陈义枫的眼圈也红了。他俩之间,乃是在战场上换过命的生死相交。什么也无须多说,都在心里。
  张定边以迅疾如电的速度闪跃过来,一把揪住陈义枫的胳膊,问道:“后生,你是义门陈的什么人?”
  “有劳前辈过问,不敢相瞒,晚辈乃义门陈末代家主,陈义枫。”
  张定边哈哈大笑,笑着笑着,眼泪就流了出来,他大吼道:“苍天有眼啊!天道不绝义门……少家主,请受我一拜!”
  张定边直挺挺的跪了下去,给陈义枫磕了个头。
  “前辈快快请起,折煞晚辈了,晚辈实是承受不起。”陈义枫也给张定边跪下,磕了个头,算是还礼。
  张定边连忙扶起他,道:“我虽然在陈友谅那里当过大官,但我片刻不敢忘本,我永远记得自己出身义门陈!你虽年幼,却是家主,我虽年老,却曾经是义门陈的家仆,你若拜我,那可坏了礼数!”
  陈友谅称帝后,张定边在他手下当过太尉,也当过大将军,而如今年逾古稀,却仍然对义门陈的家主这般看重。可见在他心中,这个家族是何等的神圣。
  至少胜过一切所谓的帝王将相。
  陈义枫泣泪道:“我今日之拜,不是家主拜家人,而是子侄拜叔公!”
  这一老一少,紧握着对方的手,喜极而泣。
  铁铉起初只认为既然朝廷有通缉义门陈的禁令,那么想必义门陈的人定然全是坏人。而燕王造反,反贼的身份是洗不掉了,所以他本来在骨子里瞧不上义门陈和燕王派系的人。
 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张定边的言行举止,竟是如此洒脱、坦荡。很显然,在他心中,义字第一,什么功名大业,什么荣华富贵,什么高官厚禄,全是一文不值的粪土。
  为了一个义字,他可以冒着万死,身中百箭来救他的老朋友。
  他突然发现,不论是自己,还是天底下任何一个所谓的道学家,都没资格对张定边的高风亮节出一言置喙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