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义门陈 > 第42章 感谢你们没有落井下石

第42章 感谢你们没有落井下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黄昏,督师府。
  “老爷,房将军求见。”张三才端来茶碗,轻轻的放在桌上。
  陈义枫放下手边的《孙子兵法》,看了看仆人,点了点头:“叫他进来。”
  须臾,房宽疾步跑了进来,双膝下拜:“卑职参见大人!”
  “起来回话。”陈义枫手心向上动了两下,让他起来。“我让你调查的事,都调查清楚了吗?”
  房宽恭身站立,双手抱拳,眨着困乏的双眼说:“都调查清楚了,卑职走遍了那个村子的每一个角落,暗中侦查了很久,没有任何人在背地里说萧姑娘的坏话。”
  “你辛苦了。”
  “大人是卑职的再生父母,为大人效命,那是卑职的荣幸,不敢言苦!”
  房宽作为一名外来的偏将,在军中本是个无甚存在感的人物。如今跟随陈义枫守卫济南,在瓮山一战中立有大功,杀敌极多。撤退和反攻,又多赖他奋勇血战,这才使陈义枫反败为胜。为了鼓舞士气,树立一个典型,陈义枫将他连升三级,破格提拨为指挥佥事,这是个正品官职。
  对很多人来说,这样的升级跨度,是一辈子都无法做到的。
  而对房宽来说,这只不过是大权在握的陈督师一句话的事。
  这样的提拨,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效死了。
  那天晚上,房宽来府中求见,磕了三个头,说了一句话:“陈大人,房某是个粗人,不会说话。日后大人但有差遣,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,房某绝不皱眉。”
  然后陈义枫清清楚楚的看见了,这位大老粗的眼中,闪烁着一些亮晶晶的东西。
  现在,他的眼中,有很多血丝,想来是日夜不停的忙活,累坏了。
  陈义枫看了看门口,门关的紧紧的,没有他的允许,外面没有任何人私自走动。这是他的规矩。他要保证谈话内容绝对机密。
  在古代,没有汽车飞机这样便利的交通工具,出一趟远门动不动要走好几个月,一般情况下,是不会有人愿意过那种背井离乡,颠沛流离的日子的。
  谁都知道,人离家乡格外贱。
  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萧郎中为什么带着女儿离开,下意识中,他突然有一个不好的想法:“难道是因为萧姑娘救我的时候,我俩和她爹闹的动静太大,有下人听见了,所以乱传萧姑娘坏话,导致他们父女无法在村中立足,这才远走?”
  一种强烈的负罪感萦绕在他心头。
  身居高位,有权有势的日子固然令人着迷,但如果因为他的缘故,把那么好的姑娘害的那么惨,他又于心何忍!
  我陈某堂堂男子汉,什么苦都受过,如今飞黄腾达,谁骂我什么我都不在乎。“逃犯”,“反贼”的帽子戴了这么久,早晚有摘掉那天,而且到那时,我还要把给我戴这些帽子的人统统踩在脚底下!
  但她不同。
  一个仙女一样的女孩儿,那么善良,那么单纯,那么柔弱,如果因为我,让人整天用恶毒的言语骂那些不堪入耳的东西,她一定会痛苦万分,生不如死。
  陈义枫对那个女孩儿已经到了相思成疾的地步,他决不允许任何人诬蔑她!
  带着这样的惊恐之心,他让亲信房宽去详查此事,终于,房宽给他带来了好消息。
  他那颗悬着的心,总算放下了。
  “房宽。”他冷冷的说出这两个字,然后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:“我让你查的事,你要永远烂在肚子里。”
  房宽是个机灵人,在官场上混那么久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,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这些潜规则摸的一清二楚,他马上跪下来赌咒发誓:“大人是卑职的恩主,大人信任卑职,才会交代卑职查办私事。卑职若有一言泄露,天诛地灭。”
  “好,你起来吧,你累成这样,早点休息去吧,记得先吃点东西。”陈义枫问完了话,挥手下了逐客令。
  房宽躬身道:“大人,卑职怕您不放心,把萧郎中家中的五个家仆全带来了,由您亲自审问。当然,卑职对他们所说的理由是,您是萧郎中的故交,有事找他。其它的什么也没说。”
  陈义枫向他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,指着他说:“房宽,本督师没看错你,你很会办事,马上传他们进见。”
  房宽道:“卑职这就去。对了大人,那五个人,有三个是仆从,两个是萧郎中的弟子。”
  陈义枫点了下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那五人进来后,张三才依旧是关紧了房门,然后走的远远的。
  “草民参见大人!”萧郎中家中的五个家仆跪在端坐太师椅的陈大人面前,连头都不敢抬。
  陈义枫当然不会直接对他们说“我喜欢萧小姐,想打听她的去处。”而是现场直编了一个完美无暇,无懈可击的借口:“萧郎中救过我爷爷的命,是我家的恩人,听人说萧郎中一家搬走了,我很惦念他们,你们知道他们去哪了吗?”
  其实这个问题他的两个忠仆和房宽已经再三的询问过了,他们并不知道答案,但陈义枫还是忍不住想问。
  果然,一名萧郎中的弟子回话道:“大人,我们也不知道师父和小姐去哪了。以前他外出给人诊病也是直接出去,从不和我们说去哪。这次他和小姐带走了很多衣物,我们只道是去诊病的地方比较远,也没多想,没想到,一走就是这么长时间。看这情形,也没有要回来的意思。”
  两世为人,陈义枫也算是阅人无数了,他看这人相貌忠厚,至少从外表看不似机深刺骨之辈,便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回大人的话,小人名叫马亮。”
  陈义枫又问:“你跟了萧郎中多久了?”
  马亮答道:“小人拜到师父门下三年了。小人还有个师弟,姓李,名中,就是他。”
  马亮说着朝旁人一人指了指。
  陈义枫朝那人看去,也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,不似奸伪之辈。
  “李中,你师父家中,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吗?”陈义枫不动声色的盘问。
  李中生平头一次和这么大的官说话,一脸怯意,断断续续的回答说:“没有啊,师父医术高明,在我们那一带小有名气……上到官府,下到百姓,无人不尊敬他老人家……他能有什么难事啊。”
  陈义枫又反复盘问另外三个小厮,也都问不出头绪。
  “她父女到底会流落何方呢,如今这附近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,他俩不要身处险地就好,我真是太担心他们了!”陈义枫说着话,心里特别难受,生怕萧玉儿会遇到危险。
  他们是和萧郎中父女朝夕相处的人,难道就真的不能从他们嘴里挖出点东西?
  “马亮,李中……”陈义枫端起了官架子,冷哼道:“你们几个,是把官府的人,都当成傻子了吧?”
  刚才还聊的好好的,这突如其来的一变卦,反倒令五人胆战心惊起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