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有朝一日刀在手 > 第191章 番外五·勉强算是言情线

第191章 番外五·勉强算是言情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觉得似曾相识?恭喜您抽中伪装魔法!再补买一些章节即可解除。雷铠定深感羞辱,怒道:“当初说好了是给我们的!”
  
  开云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,纠正他说:“当初说好的,是你们送我到终点,这张卡给你们,互利互惠,两不相欠。可是现在你们没打算送,所以卡还是我的,先违约的人是你们。”
  
  雷铠定听她强词夺理,用力吸了口气说:“我平时不虐女人,可你非要我回忆‘爸爸’两个字怎么写,别怪我不客气!”
  
  西瓜头“呸”道:“哪还那么多废话直接上啊!”
  
  他们几人各自抽出武器,一起冲了上来。
  
  最正面发动攻势的,是雷铠定的拳击。
  
  开云在之前被围攻的时候,已经仔细观察过雷铠定的拳路。直来直往,大开大合。磅礴的气势中透露着随意——以及破绽。
  
  开云的瞳孔微微转动,将左右侧的战局详情都收入视线,身体也自发地做出应对。右脚在地上划开一个半弧,朝后退了半步,同时压低上身,两手成掌,摆出防御姿势。
  
  雷铠定的拳风转瞬即至,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,拳头已经朝着她的鼻尖攻来。看那势头,绝对没有留手。
  
  已经是那样近的距离,开云依旧从容自若。她的掌心顺着雷铠定的手腕滑至手肘,找准位置用力往外一推,将他的攻击稍稍转向。然后抓到他毫无防备的姿势,曲指成拳,朝他腹部用力一击。
  
  雷铠定被击中的时候还是毫无感觉,等身体飞出去了,才发觉内脏部位传来一阵绞痛,一股气流在里面乱窜。虽然不至于当场毙命,却是已经眼睛发花,无法站起。
  
  作为拳手,他最清楚这一拳的威力代表着什么,万万没想到开云那么瘦弱的身体,竟然能有这样的力量!
  
  他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出不了声提醒。
  
  雷铠定的开场失利显然让队友大为震惊,几人动作都是凝滞了一下,出现片刻的怔神,目光下意识地追着雷铠定转动一圈。
  
  开云哪能给他们机会?趁胜追击,拿最近的西瓜头下手。
  
  西瓜头骤见黑影好近,惊觉不妙,快速将内力转移到腿上,朝前方蓄力一踢。
  
  结果开云的回应同样是一个侧踢。与他相同的姿势,几乎同时出脚,却比他要快上一分、重上一分。
  
  西瓜头心中骇然,不敢再小觑,紧跟着又是一个连环侧踢。
  
  开云犹如看穿了他的心事一样,再次以相同的招式回击。
  
  二人有来有往地对了几招,明明是雷同的技巧,西瓜头却连连败退。开云在力量这方面上,竟然可以做到完全压制!
  
  西瓜头的愕然浮现在脸上。
  
  从他学习这一门武功开起,还没在同龄人身上输得这样惨。
  
  正这样想,开云突然变了,速度变快,多出一招用脚在他下盘一勾。他自觉不妙,用手挡住胸口,然后就被打飞出去。
  
  实力已分。
  
  擅长拳法的雷铠定被一拳揍飞出,擅长腿法的西瓜头被一套同门的腿法给踢出场地,这不是羞辱又是什么?
  
  这下另外两名队友也不急着上场了,反而倒退了一步,警惕地拉开距离。
  
  西瓜头晃了下脑袋,从地上爬起来,飞溅三尺心窍血,对着雷铠定吼道:“你还让我放过她?你怎么不先求她放过我们?!”
  
  雷铠定惊魂未定,惊悚问道:“难……难道不吃你的饭,就要被你杀吗?”
  
  开云一副“你这孩子在说什么傻话”的表情。
  
  “不吃饭,当然要死。”开云说,“但是吃了饭,也是要死的。”
  
  大家又不是什么队友,搞什么相亲相爱呢?双倍积分卡下,一颗人头可值钱了。
  
  开云无奈说:“本来你们帮我拿到了双倍积分卡,我是该请你们吃一顿的。但是我师父说了,吃饭的时候不能打架,会影响食欲。所以要么赶早要么赶晚。你们不是要赶早吗?”
  
  西瓜头自嘲道:“……我们这是赶着投胎。”
  
  开云用脚尖从地上挑起刀,直接往西瓜头的胸口一扎,送他出了三夭系统。
  
  确认游戏人物已经被弹出系统,满意说:
  
  “那这样就可以了。”
  
  雷铠定:“……”这是什么恶魔?!
  
  “你们先走!”雷铠定对着剩下两名队友道,“快点走啊,这人不正常!”
  
  仅剩的全村的希望啊!
  
  那两人犹豫了会儿,转身逃跑。
  
  开云没去深追,她这儿的火儿还烧着,准备要做饭了。小碎步跑着去给雷铠定补了一刀,然后掀开锅盖,查看米饭熟了没有。
  
  此时直播间的评论区已经是彻底疯了。他们多少年没在普通考场里看见如此癫狂的一幕!
  
  “我艹艹!这叫只学了一点?那她的出师标准是指什么?”
  
  “沧桑地点了支烟。我特么同情她?我为什么不同情一下我自己。”
  
  “我为什么还要对联赛怀有希望?我这蠢货,联赛里能有小白兔吗?”
  
  “@联军,想知道联军的具体招生标准。”
  
  “联军不招她,难道是因为提前知道她太变态,不利于其余学生的精神健康吗?”
  
  “隐约间记得有人说……他要回忆‘爸爸’两个字怎么写,这不就用上了吗?”
  
  “哈哈哈这大兄弟立的全是flag啊!”
  
  ·
  
  监考官正在翻阅开云刚才的视频录像。
  
  他明明看得很认真,竟然还是有几下没看清楚。
  
  开云的变招奇快,并不拘泥于某个流派,也不拘泥于某种高深的技巧,都是普通的招式,只是快罢了。
  
  就是这种涵盖了不同武学的组合招式,让他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。
  
  他一面在网上搜索,一面又要将眼睛对准屏幕,生怕错过了开云下一步的动作。正焦灼之际,余光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摇大摆地在面前走了过去。
  
  监考官立即喊道:“诶,方教练!你过来一下!”
  
  远处的教官挥着帽子跑过来,笑道:“监考呢这?正大光明地看直播,小心被举报啊。”
  
  “这个考场有守财奴!”监考老师说到这个激动起来,手舞足蹈道:“真的守财奴你知道吗?而且她的身手还不错!我给你看这个!”
  
  “守财奴啊……”
  
  方教练沉吟了一句,说道:“我听说今年本来有个守财奴申请我们学校的单兵系,但是因为资质太差被拒了。校方真诚建议她转文化类专业,结果她不仅不接受,还直接撤走了入学申请,转去了流动大学。年轻人啊……真是太冲动。流动大学里读个毛线?不如拿钱去打水漂。”
  
  监考老师动作一顿。
  
  方教练挠头:“好像是叫……叫啥来着?”
  
  监考老师淡淡接了一句:“开云。”
  
  方教练:“对对对!”
  
  两人对视一眼,场面莫名有些发冷。
  
  方教练干笑道:“呵呵。”
  
  “是不是哪里出错了?她的资质不可能差啊!你看看她这几个动作,让高年级的学生做,他们都不一定能做得出来!”
  
  监考官比划着屏幕,激动说:“而且她怎么会去流动大学,还直接跳到大二级报名参赛,是不是被那群老贼骗了?你不知道她的轻功有多厉害,就算进不了军大也肯定可以去别的高校,结果竟然去了地摊一样的流动大学!守财奴可能是与世隔绝太久,不明白社会险恶。”
  
  “其他高校估计也不行。”方教练正色道,“她对稀有能源免疫。”
  
  “只是……”监考官回过神来,惊得舌头都要打结了:“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是稀有能源免疫?!”
  
  方教练认真点头。
  
  稀有能源是炼制武器的材料。用内力驱动稀有能源,是使用高阶武器的关键。而稀有能源免疫,意味着她要赤手空拳对抗别人满级神兵。
  
  这怎么可能?
  
  她这样的情况,在习武人士当中,属于先天残疾了。就发展前景来说,严重一点,可以直接死刑。何况她还是个女生,因为体格差异,女生的习武路本身就比男生要艰难得多。
  
  完全是……史上第一惨案。
  
  监考官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,有股淡淡的忧伤萦绕不去。
  
  “怎么会这样啊……”
  
  方教练看了眼刚才的录像,说:“没想到基础功还挺扎实,可惜了,这样看来,也就是能在模拟阶段称王。”
  
  数据模拟阶段,主要考察学生的基础功掌握程度,所以都不能使用高阶武器。具体的战斗力,还是要在实战阶段才能得到考察。
  
  方教练遗憾一叹:“她不适合走这条路。会这些招数的人,也应该知道这一点,为什么还要让她浪费时间跟努力呢?”
  
  监考官也觉得这样的现实过于残酷了。将一个人引上一条不归路,要怎么让她承受全世界的不认同呢?
  
  她的未来一定会过得很苦。
  
  但是此刻,没有人比雷铠定更苦,他真的是太苦了。
  
  苦得张不开嘴,说不出话。
  
  他被弹出模拟系统后,又在模拟舱里坐了一会儿,深刻反思了自己本场比赛中的种种错误。
  
  他真是一个弟中弟,明明决定了要做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,却还是栽在了女人手上。一个过不了美色关的男人,要怎么在三夭中立足?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